涉嫌内幕交易被调查 宋都实控人俞建午的资本困局

原创 Kbet365  2021-01-30 06:12 

涉嫌内幕交易被调查 宋都实控人俞建午的资本困局

本报记者/张玉/郭阳琛/上海报道

一则董事长被调查的公告让宋都基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600077.SH,以下简称“宋都股份”)日前陷入舆论漩涡。

1月22日晚间,宋都股份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裁俞建午的告知函,获悉其于近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调查通知书》显示,因涉嫌内幕交易股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对俞建午进行立案调查。

而就在俞建午“出事”的四天前,1月18日,俞建午才成功分拆物业公司宋都服务集团有限公司(09608.HK,以下简称“宋都服务”)登陆港交所,完成了在“A+H”两市布局的里程碑。

但由于规模偏小、依赖母公司、盈利能力较弱等问题,宋都服务未能避免“上市即破发”的魔咒,上市首日跌幅36%,创目前在港上市物业股的最大跌幅。

1月23日上午,宋都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所有的回复口径都在公告里,公告里面也提到,这是老板个人的行为,跟宋都这边是没关系的。我们也希望证监会能够尽快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省得大家猜来猜去。”

董事长被调查

宋都股份方面在公告中表示,本次调查事项系对俞建午先生个人的调查,与公司无关,且俞建午先生承诺本次涉嫌内幕交易为对其个人股票账户的调查事项,并未涉及公司股票。本次调查不会影响其在公司的正常履职,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亦不受影响,公司经营管理、业务及财务状况正常。

值得一提的是,1月22日,宋都股份火速抛出一份回购股份预案。本次回购股份资金总额不低于人民币1.3亿元,不超过2.6亿元。

宋都股份方面表示,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和对公司股票价值的合理判断,综合考虑公司的实际经营、未来发展前景,建立、健全公司长效激励机制,吸引和留住优秀人才, 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增强投资者信心,公司拟以自有资金回购部分公司股份,并将全部用于后续实施股权激励。公司如未能在股份回购实施完成之后36个月内使用完毕已回购股份,尚未使用的已回购股份将予以注销。

宋都股份官网资料显示,宋都集团成立于1984年,2011年成功上市,进军A股市场。作为杭州“老十八家”房地产开发企业之一,宋都集团是浙系房企中的典型代表,已发展成为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涉足商办、产城、代建、金融、大健康、大服务等多领域的综合性控股集团,旗下项目版图横跨长三角区域及西南省份。

另据宋都股份年报,俞建午出生于1966年,工商管理硕士,高级经济师。现任宋都股份董事长、总裁,杭州市第十三届人大代表、浙江省工商业联合会四届理事会执行委员、浙江省工商联直属商会副会长。曾任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杭州市九届、十届、十一届人大代表,杭州市十届政协委员及经农委副主任,浙江省、杭州市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会长,浙江省青年联合会常委。

《城市开发》杂志曾在2015年6月对俞建午的专访中提及,俞建午是军人出身,这也为宋都股份的管理染上了不少军事化的色彩。“我是从特种兵转业回到杭州的,虽然离开了部队,但我仍然认为纪律和务实是做事情的基本出发点。”

天眼查显示,俞建午是宋都股份的法定代表人。截至目前,其持有宋都股份9.74%的股份,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记者注意到,宋都股份第一大股东为浙江宋都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宋都控股”),持股比例为35.01%。而宋都控股系由俞建午100%控股的企业。此外,宋都股份第三大股东郭轶娟持股比例为4.51%。俞建午和郭轶娟系夫妻关系。由此计算,层层穿透之下,俞建午夫妇共计直接和间接控制宋都股份49.26%的股份。

工商资料显示,俞建午目前共在124家企业任职,对321家企业拥有实际控制权。

物业板块刚刚上市

2020年初,余建午便开始尝试分拆上市,直到7月,宋都服务首次赴港之路以失败告终。两个月后,宋都服务再度冲刺IPO,最终成为了2021年第二家上市的物业企业。

记者注意到,招股书显示,其26岁的女儿俞昀并未直接持有宋都服务股份,而是通过家族信托控制其71.25%股权,张裕光作为唯一股东的源瑞公司持股3.75%,公众持股持有25%。俞昀担任宋都服务的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顺势成为地产二代中物业板块最年轻的“掌门人”。

1月18日上午,俞建午身着一身黑色西装,和俞昀一同出现在上市现场,在倒计时声中同时敲响了铜锣。槌落锣声起,宋都服务正式登陆港交所。

“来港上市是宋都服务董事和各位股东深思熟虑之后的计划,也是我们向着和美生活目标又迈进一大步。父辈的旗帜,需要一代一代来扛起,父亲交给我的不光是一个企业、一个品牌,更多的是一份责任,打造百年企业的使命。”俞昀说。

但资本市场却似乎并不看好发展历程已有25年的宋都服务,“上市即破发”的窘境接踵而至。上市首日,宋都服务开盘价0.225港元/股,较发行价下跌10%,并一路直线下滑至收市,报0.16港元/股,下跌36%,创下了在港上市物业股单日最大跌幅。

与大部分“上市即破发”的物企相似,宋都服务也面临规模偏小、依赖母公司、盈利能力较弱三大症结。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宋都服务在中国的14个城市设有9家附属公司及15家分公司,向33项物业提供物业管理服务,在管总建筑面积约为640万平方米。若与已经上市的42家上市物企相比,无疑处于尾部。

与此同时,宋都服务的毛利率也在不断下滑。2017~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宋都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9.7%、28.3%、29.2%及27.6%,而业内平均毛利率则为29.8%。宋都服务方面表示,社区增值服务过去几年来装修装饰工程收入比重增加,导致该业务毛利率下滑明显,影响了公司整体毛利率。

宋都服务最让人担忧的还是其“母公司依赖症”。2017~2019年,其来自于宋都股份独立开发或合作开发物业的物业管理服务收益金额分别约为5870万元、6870万元、8770万元,分别占同期物业管理服务总收益98.2%、96.6%、91.7%。尽管从2019年开始大规模向第三方项目提供服务,但截至2020年上半年,这一比例仍高达69.7%。

依赖母公司“输血”,还体现在宋都服务的业务分布。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公司的非业主增值服务收益占比逐年提高,该业务大部分收益来自于宋都股份,占比从2017年74.7%增至2020年上半年的84.5%。

2021年1月22日晚,针对实控人俞建午因涉嫌股票内幕交易被证监会调查,宋都服务亦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管理层与俞先生的讨论,调查所涉及的证券账户为俞先生私人账户且上述股票与公司股份无关联。

但俞建午的“被调查”显然引起一系列“蝴蝶效应”。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26日上午收盘,宋都服务股价为0.119港元/股,相比开盘价缩水近一半,市值也仅为3.84亿港元。截至1月28日收盘,宋都服务股价为0.12港元/股。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