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业面临“佣金之困”,专家建议高校院所、国企购买服务

原创 Kbet365  2021-01-20 07:59 

原标题: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业面临“佣金之困”,专家建议高校院所、国企购买服务 来源:上观新闻

摘要:研发服务咨询费从哪里来?吴寿仁认为,应该从科研项目中支出。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最近报道的《国内罕见!一件专利两次许可,合同总额达11.28亿元》引起社会关注,上海盛知华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促成的“专利拆分许可”案例,体现了知识产权管理和成果转化服务的专业性。然而,在做成有显示度的专利交易背后,是盛知华面临的发展瓶颈。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走访这家企业时发现,公司的团队和办公场地都变小了。“我们公司两年前有近80人,80%以上是理工科博士。”盛知华董事长兼总经理纵刚说,“而现在,公司现金流没法支撑这么大的团队。”

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执行总裁邹叔君介绍,由于商业模式不成熟、新冠疫情影响等因素,上海一些科技中介服务机构去年以来遇到了困难,仅靠技术交易达成后提成的佣金,难以获得持续的现金流。如何让这类机构走出“佣金之困”,做大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市场?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

成果转化过程管理投入不足

“国内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业的市场化机制还没有完全形成,所以服务机构的收入很不稳定,只靠转化佣金很难成长起来。”纵刚告诉记者。

盛知华的主要服务对象是高校和科研院所,擅长知识产权和成果转化的全过程管理。纵刚将这种管理工作归纳为“八步法”——发明评估、专利价值培育、专利质量管理、技术熟化增值、全球范围精准化推介、协调受让方内部评估、交易估值定价、合同谈判与合同履行监督。“每一个步骤都不能缺,都要专业化操作,这样才能让科研成果得到高质量专利保护,在成果转化过程中实现商业价值的最大化。”

在他看来,国内高校和科研院所应加大对科技成果转化过程管理的投入。“把成果转化成功比作粮食丰收,我们必须耕地、浇水、施肥,做好每一项过程管理工作,否则怎么能获得丰收?”据介绍,发达国家的很多高校院所在成果转化过程管理上投入大量资金,如斯坦福大学的技术转移办公室有50人左右,学校除了在专利费用上每年投入约600万美元,还在技术转移专业人员经费上,每年投入约1000万美元。而国内很多高校只在专利费用上有投入,在过程管理所需的专业人员经费方面却投入很少,导致专业团队和服务缺乏。

盛知华副总经理赵保红认为,高校院所以购买服务方式,与第三方专业机构合作开展知识产权和成果转化全过程管理,既有利于自身专业化能力的提升,也有利于形成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业的市场化机制。“近日达成的合同总金额约3亿元的专利许可交易,就是上海交大医学院科技处与盛知华长期合作的成果。”

让科研项目团队购买研发服务

目前,购买这种过程管理服务的上海高校为何较少?长期研究科技成果转化的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副所长吴寿仁说,高校的经费大多是专款专用,专业机构提供的知识产权全过程管理服务,比较难纳入现有的费用项目。“其实,盛知华做的大量工作超出了技术转移服务范畴。所谓技术转移服务,是为促成技术供方和需方交易提供的中介服务,而盛知华在科技成果形成前的科学研究阶段就介入了,所以他们的很多工作应属于研发服务。”由此可见,这家企业如果只收专利交易合同的佣金,就会面临发展瓶颈,其实还应该收取研发服务咨询费。

研发服务咨询费从哪里来?吴寿仁认为,应该从科研项目中支出。承担项目的高校院所科研团队、相关管理部门如果认为知识产权全过程管理服务有价值,能有效提升科研成果的专利质量,就应该允许他们从项目经费中支出这笔费用。

让纵刚感到鼓舞的是,教育部、国家知识产权局、科技部去年初联合发布的《关于提升高等学校专利质量促进转化运用的若干意见》提出了“坚持质量优先、突出转化导向、强化政策引导”三大基本原则,并提出了建立健全重大项目知识产权管理流程、建立专利申请前评估制度、加强技术转移与知识产权运营机构建设、加快专业化人才队伍建设等10项重点任务。“希望上海高校尽快落实这些改革意见,加强科研项目的知识产权和成果转化全过程管理。这也有利于科技服务业市场化机制的形成,让高水平机构服务更多科学家。”

希望更多国企投入开放式创新

在邹叔君看来,盛知华是一家优秀的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企业,但国内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付费习惯”还在逐渐形成,愿意提前付费或分阶段付费的比较少,所以这类企业的商业模式也需要做相应调整。去年,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通过科技创新券的运营服务,已集聚上海500多家科技中介服务机构。“目前,运营状况比较好的机构都不是只为高校和科研院所服务的,他们的服务对象还有企业,特别是各个行业的龙头企业。”

上海容智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就是这类企业的一个代表。公司执行总裁朱梦之介绍,容智已与上海电气核电集团、申通地铁、上海建工等大企业集团签约,构建立足上海、辐射国际的开放式双向成果转化平台。去年,容智与上海电气核电集团联合成立了“上海能源与高端装备技术转移转化平台”。“这是一个开放式双向成果转化平台,”朱梦之解释,“开放式意味着大企业要开放式创新,积极引入外部的创新能力。双向成果转化是指大企业一方面要挖掘自身技术创新需求,向国内外科技人员发榜;另一方面要挖掘自身积累的先进技术,将它们转移到其他行业。”

“大国企多是上海的特点,科技中介服务机构要充分利用这个特点开拓市场。”邹叔君建议,国资系统可进一步推动国企开放式创新,通过发布创新需求、购买中介服务、参与创新挑战赛等方式,更好融入全球创新网络。“东部中心作为集聚科技中介服务机构的平台,希望与更多国企洽谈,向他们推荐优秀的机构,让这些机构拿到更多订单。”

据了解,技术交易佣金是容智收入的一部分。这家企业借鉴发达国家经验,提出了TTO(技术转移办公室)服务模式,为企业提供覆盖前期技术分析、高价值专利布局、商业模式设计、合作伙伴筛选等多项业务的服务链。“这些业务中很多是收费的,所以佣金只是我们收入的一部分。”朱梦之说。

这家企业的TTO服务对象还包括医院,已与中山医院、华山医院、市精神卫生中心等30多家上海医院建立长期合作伙伴关系。这个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市场也值得开拓,因为很多医生在临床治疗中有了创新灵感,申请过专利或写过论文,但他们大多缺乏科技成果转化的技能和资源,需要得到第三方机构服务。

栏目主编:黄海华

文字编辑:俞陶然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

发表评论


表情